歡迎訪問甘肅法院網,今天是 2021年03月31日 星期三
新聞發布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發布會

省法院發布依法維護婦女兒童和老年人合法權益典型案例

來源:省法院宣傳處 作者: 責任編輯:李瑞 發布時間:2021/3/5 16:07:41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在“三八”婦女節來臨之際,3月5日上午,省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公開發布8件依法維護婦女兒童和老年人合法權益典型案例。省法院民一庭庭長史莉介紹了全省法院依法維護婦女兒童和老年人權益審判工作及案例評選情況。省法院民一庭副庭長劉建軍發布了8件典型案例的總體情況和典型意義。省法院新聞發言人、宣傳處處長季學勇主持發布會。


微信圖片_20210305160854.jpg


據介紹,省法院選擇在“三八婦女節”到來之際向社會各界發布這一批典型案例,旨在引導提高婦女兒童及老年人依法維權意識、提升群眾知法、懂法、用法能力,推動形成男女平等、夫妻互相忠誠、尊老愛幼、和睦文明的社會主義婚姻家庭觀,共同營造支持婦女兒童老年人依法享有、行使和維護自身權益的社會氛圍和法治環境。


此次案例評選,在綜合考量案情的代表性、創新性和社會影響力的基礎上,從57個推薦案例中評選出8個優秀案例,涵蓋了家庭暴力處置、人身安全保護令、監護權變更、“離婚女”“外嫁女”土地權益保護、老年人贍養等諸多方面,從不同側面反映了當前維護婦女兒童老年人權益的重點、難點和熱點問題,這一批案例不僅在類型上具有典型性、代表性,更在案件辦理過程和法律效果上具有指導性、示范性。


微信圖片_20210305160902.jpg


依法審理侵犯婦女、兒童及老年人權益的各類案件,是人民法院的重要職責使命。近年來全省法院受理的婚姻、撫養、繼承等家事案件數量逐年上升,2020年全省法院審結一審民事案件中占到近30%。家事審判涉及未成年人的教育與撫養、婦女合法權益保護、老年人贍養等一系列問題,處理不當,極易激化矛盾,甚至引發極端刑事案件,給社會治理帶來嚴峻挑戰。為此,省法院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和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家庭、家教、家風的重要論述,將維護婦女、兒童、老年人合法權益作為重要工作內容,以家事審判改革為主線,以消除對立、恢復感情、促成和解為價值取向和根本目標,妥善審理涉婦女、兒童、老年人權益民事案件,推動家事糾紛解決機制向著更為多元,更為創新,更符合社會實際需求的方向穩步邁進。


八大典型案例


一、宋某訴劉某家庭暴力離婚案

積極運用聯動調處 多元化解家事糾紛


(一)基本案情

宋某(女)與劉某登記結婚并育有一女,由于婚前雙方了解不夠,婚后矛盾多發,劉某經常打罵宋某及孩子。多次遭受家暴的宋某起訴離婚,劉某情緒激動,實施斷指、喝農藥等自殘、自殺行為,公然揚言若是法院判離,一定讓所有人不好過,大家同歸于盡,脅迫宋某撤回離婚訴訟。宋某在劉某的軟硬兼施下,同意撤訴,希望能夠在以后的日子里和劉某一起共同努力,好好生活。兩年后,二人婚姻生活仍然毫無轉機,因孩子入學問題致矛盾徹底激化,宋某再次訴至法院請求判令雙方離婚。案件送達當日,劉某情緒失控,不滿其他當事人看他一眼而追上前大打出手,后被警察制服事態得以暫時控制。

(二)裁判結果

榆中縣人民法院認為,鑒于劉某在兩年前及離婚訴訟期間曾采取過一系列自殘自殺等極端行為,經審查后立即發出人身安全保護令,并向雙方轄區派出所、鎮政府和村委會送達。同時給予婚姻冷靜期一個月,通知雙方冷靜期內避免見面,劉某不能騷擾宋某及其家人生活,防止矛盾進一步激化,通過各方面的努力和配合,宋某來到法院申請撤訴,雙方到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

(三)典型意義

本案系因家庭暴力引發的離婚訴訟,考慮到這起離婚案件當事人極易引發不穩定因素,在縣委政法委牽頭下,法院協調公安、鎮政府、村委會等各方力量聯動與支持,專門邀請某大學心理專家對雙方分別進行了心理評估。宋某小時父親去世,家庭突發變故與生活的艱辛使其養成了逆來順受的性格,宋某對劉某的自私懶惰、無責任心、脾氣暴躁、家暴等行為忍無可忍,才訴求離婚;劉某前位妻子因難產而母子俱亡,對其思想意識刺激很大,在不特定環境和情景下會被刺激,繼而在矛盾刺激的氛圍中情緒失控,由于無法接受離婚后果,一再采取極端行為脅迫宋某,有明顯的應激性精神障礙和反社會人格傾向。在當事人一方有極端行為、潛在危險性較大的情況下,法院及時頒發人身安全保護令;在雙方已經平靜離婚情況下,防患于未然,向有關部門發送司法建議書,繼續加強宋某及其家人的安全保護,多方聯動將這起離婚案件給雙方當事人以及家人帶來的傷害降到最低。案件通過婚姻冷靜期促使雙方轉歸理性,通過人身安全保護令調動公安、民政、村社等多方力量,通過司法建議書持續加強女性安全保護,使家事糾紛解決方式更加多元高效。


二、胡某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案

遭受家暴危險怎么辦 人身保護令護您周全


(一)基本案情

胡某(女)與馬某在民政部門辦理結婚登記,同年生育一女。雙方婚前缺乏了解,婚后經常因為瑣事發生爭吵。2014年以來,胡某以夫妻感情破裂為由先后四次起訴離婚。法院審理中,馬某在法院門口對胡某圍追堵截、強行跟隨,并口頭威脅、恐嚇,經工作人員多次勸說及釋明法律規定仍不知悔改,其行為嚴重威脅到胡某的人身安全,對法院正常審理秩序帶來沖擊。

(二)裁判結果

因馬某對胡某曾實施過家庭暴力行為,現又具有再次實施的高度危險性,為保護弱勢婦女的合法權益,天水市中級人民法院主動向胡某釋明人身安全保護令適用規定,經其申請立即作出人身安全保護令裁定,并送達當地公安機關、村委會協助執行,后馬某對胡某再未實施暴力行為。

(三)典型意義

人身安全保護令是專門為預防和制止家庭暴力設立的一種救濟制度,通過在加害人與受害人之間設立一道屏障,保護受害人免受加害人的暴力行為。該制度具有預防性和及時性,能夠彌補傳統救濟模式的缺陷,與傳統救濟模式相輔相成,共同保障受害人的人身安全。法院在審理過程中,因當事人面臨家庭暴力的危險,主動釋明并作出人身安全保護令裁定,對加害人戴上了“緊箍咒”,從源頭上制止加害人對受害人可能采取的家庭暴力行為,同時也起到了保障審判程序正常進行的作用。


三、王某、趙某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生而不養避責任 法院撤銷監護權


(一)基本案情

王某、趙某系小龍與小明的祖父母,由于小龍、小明的父母在外打工,長期由王某、趙某撫養兩人。2016年,小龍、小明的父親意外去世,小龍由其母親李某直接撫養,小明繼續跟隨王某、趙某生活。后李某因瑣事將小龍送至王某、趙某所在小區,在未打電話聯系的情況下留下12歲的小龍獨自離開,后小龍跟隨王某、趙某生活,李某一直未履行對小龍、小明的監護責任。王某、趙某遂提出申請撤銷李某對小龍、小明的監護人資格,并要求指定其二人為小龍、小明的監護人。經法院征詢小龍、小明的意見,二人均表示愿意隨祖父母一起生活。

(二)裁判結果

涼州區人民法院認為,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李某作為未成年人小龍、小明的母親,對兩人長期未履行監護職責,裁判撤銷李某為小龍、小明的監護人資格;指定王某、趙某為小龍、小明的監護人。

(三)典型意義

關愛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保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是家事審判的職責之一。本案中,被申請人作為未成年人的母親,長期不履行對子女的監護義務,而由未成年人的祖父母實際進行撫養、照顧。將監護人變更為未成年人的祖父母不但符合實際監護情況,也充分考慮到未成年人的意愿,符合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則。實踐中,祖父母撫養孫子女等留守兒童的現象日益普遍,在未成年人的父母作為法定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監護人實際缺位的情形下,指定祖父母為監護人更有利于穩定家庭關系、促進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發展。


四、葸某與蔣某土地承包經營權確認糾紛案

離婚不給“地” 婦女權益被侵害


(一)基本案情

葸某(女)與蔣某原系夫妻,后兩人因感情不合到民政局辦理離婚登記手續。離婚時約定,兩個孩子由蔣某撫養,待葸某有能力時撫養一個,對土地的承包經營權未作約定。此后,蔣某一直撫養兩個孩子,每年的土地流轉費也由蔣某領取。2020年,葸某開始撫養一個孩子,并要求蔣某給予其和孩子兩口人承包土地流轉費,但蔣某執意不肯,同時將土地農業補貼一并截留,葸某訴至法院,要求確認其和孩子在蔣某所在村集體經濟組織中土地承包經營權。

(二)裁判結果

永昌縣人民法院認為,盡管蔣某與葸某婚姻變化,但蔣某提交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中載明的家庭成員中含有葸某及其撫養的孩子,并確認了承包地確權總面積及人均承包地面積。法院認定葸某及其孩子具有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依法應享有土地承包經營權。

(三)典型意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九條第二款規定:“夫或妻在家庭土地承包經營中享有的權益等,應當依法予以保護?!庇捎谵r村“男婚女嫁”“妻從夫居”的風俗,農村婦女結婚便將戶口從娘家遷至婆家,其在娘家的承包地一般由村集體收回作為村機動地,一旦離婚其在婆家村分得的承包地由婆家村收回作為村機動地,或由離異丈夫的家庭繼續承包和使用,“離婚女”更是從根本上失去了生存保障。本案中,葸某雖然離婚,但長期以婆家承包地作為生存保障,法院通過對土地承包政策的分析及對土地承包經營權證的認定,依法維護離婚婦女的土地承包經營權,對促進男女平等、提高農村婦女地位、改變不平等的傳統婚姻嫁娶和家庭財產分配觀念有重要導向作用。


五、金某與某村委會侵害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益糾紛案

出嫁未遷戶口 土地補償能否享受


(一)基本案情

金某是某村成員,出嫁后戶口未遷出。后該村部分土地被征用,村委會通過村民集體討論決定“外嫁女”不能作為本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分配土地補償款。金某認為自己雖為“外嫁女”,但戶口一直沒有遷出,在新居住地沒有承包地,仍具有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村委會以出嫁為由剝奪其成員資格,拒絕分配土地補償款的行為侵害其合法權益,訴至法院要求分配相應的土地補償份額。

(二)裁判結果

榆中縣人民法院認為,我國農村土地屬于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集體所有,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是農民最基本的身份權,在組織成員未改變戶籍性質和退出承包地之前,一般不宜認定成員資格喪失,更不能以出嫁為由排除其平等獲得集體收益的權利。法院判決金某享有平等分配被征土地補償款的權利,村委會應當給付金某相應份額。

(三)典型意義

《婦女權益保障法》第三十三條第一款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以婦女未婚、結婚、離婚、喪偶等為由,侵害婦女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中的各項權益?,F實中,農村地區以男女不平等的“村規民約”侵害農村婦女土地權益的問題屢見不鮮。法院審理中認為,村集體土地被征用后取得的土地補償款,是政府對失地農民的補償費用,功能在于保障失地農民的基本生存,在保障農村婦女關于土地權益訴權的前提下,結合其在該組織是否取得承包地,是否賴于農村土地作為生活保障等為條件,保護了涉案“外嫁女”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益,對該村分配方案的違法性加以糾正,對依法維護“外嫁女”的土地承包及相關經濟權益具有重要意義,也對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資源和利益分配活動起到指導作用。


六、高某訴楊某贍養糾紛案

養母把養子撫養成人 養子應盡贍養義務


(一)基本案情

1966年,高某(女)與楊某結婚,收養一子一女,高某自1973年撫養養子楊某一,1981年為楊某一娶妻成家。2015年3月,因家庭瑣事,楊某將高某毆打致傷并離家出走。因高某傷勢嚴重,其被娘家侄子接回家中療養。后高某以年齡較大、體弱多病為由要求楊某一將其接回家中并履行贍養義務,楊某一以無力扶養拒絕,經鄉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無效后高某訴至法院。

(二)裁判結果

環縣人民法院認為,高某將楊某一收養并撫養成人,雖未辦理收養手續,但已形成事實上的收養關系。贍養老人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是子女法定的義務。法院判決由楊某一履行對高某的贍養義務,判決生效后立即將高某接回家中。

(三)典型意義

當前,老年人的贍養已經成為比較突出的社會問題,特別是擬制血親形成的家庭關系較為脆弱,更易形成糾紛。在擬制血親家庭中培育良好的家風家教,構建平等和睦穩定的家庭關系,讓老年人老有所養、安度晚年,不僅要依靠倫理道德約束,更需要強大的司法保障。養父母與養子女間的權利義務關系,適用法律關于父母子女關系的規定。本案因養子拒絕履行贍養義務,又遇老人婚姻中遭遇家庭暴力的特殊情況,在調解不成的情況下及時判決,既體現家事審判工作調解為主的理念,又貫徹保護弱勢家庭成員利益的原則,切實保護了老年人的合法權益。


七、張某訴胡某繼承糾紛案

兒子先于母親去世 遺產應由誰來繼承


(一)基本案情

張某、石某系夫妻關系,養有一子石某一,石某于1989年去世。石某一與胡某再婚,未生育子女,后石某一因病去世,留有住房公積金、養老保險、企業年金、轎車等遺產。石某一生前作出遺囑,除應屬其妻子胡某之外的財產,全部由其姐姐石某二繼承?,F張某以胡某在石某一病情嚴重情況下未盡夫妻扶助義務為由提起訴訟,請求法院確認張某是石某一唯一合法繼承人,胡某無權繼承,并請求確認石某一的所有遺產均由張某繼承。

(二)裁判結果

平川區人民法院認為,分配遺產時對生活有特殊困難缺乏勞動能力的繼承人應予以適當照顧,本案中,石某一在遺囑繼承中對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張某即其母親沒有保留必要的遺產份額。為實現案結事了,減少當事人訴累,更好的化解家庭矛盾,法院充分聽取各方意見,通過析法辨理對當事人做了大量工作,石某二主動放棄遺囑繼承。法院作出判決,對張某部分訴訟請求予以支持。

(三)典型意義

本案系子先于母去世而產生的繼承糾紛,法院審理中充分考慮對生活有特殊困難缺乏勞動能力繼承人的照顧,對被繼承人母親、配偶的繼承范圍進行了合法合理劃分,既保障了老年人繼承子女遺產的權利,化解了老年人與子女、子女配偶及親屬之間的矛盾糾紛;又體現了法院在審判工作中堅持弘揚良好家風,敬老愛老,維護老年人權益的司法導向,對維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構建和諧美好家庭具有積極意義。


八、關某訴朱某扶養費糾紛一案

知命之年相識再婚 年老如何相互扶助


(一)基本案情

關某(女)與朱某系再婚夫妻,關某喪偶后與繼子發生糾紛,無法在一起生活。朱某亦系喪偶,但有兒有女,有固定收入,卻老年孤獨。同病相憐的二人結為夫妻,關某照顧朱某的生活起居,照看朱某的孫子,朱某支付一切生活開支,二人共同生活十余年?,F二人年老多病,不能彼此照顧。2019年3月,雙方因家庭瑣事發生矛盾后,關某離家獨自一人在外租房居住,因年老身患疾病需長期服藥,無任何經濟來源,朱某每月有退休金卻對其不管不顧,訴請朱某每月給付生活費。

(二)裁判結果

靖遠縣人民法院審理中經過法官及陪審員耐心細致的工作,朱某及其子女認識到自己的責任,愿意照顧關某的老年生活,在一個月內給關某找一個養老院頤養天年,并立即支付了關某當月的生活費,該案遂調解處理。

(三)典型意義

隨著我國社會進入老齡化,老年人的養老問題逐漸顯現。在眾多老人中,再婚夫妻以及與配偶有矛盾的老人的養老問題更加需要重視。夫妻之間相互扶養,既是權利也是義務。作為共同生活的伴侶,在生活上應當相互照料、相互供養,尤其在一方年老、患病、喪失勞動能力或沒有固定經濟收入的情況下,有扶養能力的配偶,更應主動扶助對方。法院審理中考慮到二人系再婚且現年老疾病均需子女照顧的現實問題,堅持以調解為主,爭取子女支持,實現了情理法的有機結合,充分體現了司法裁判最大限度保障老年人權益,實現老有所依,老有所養、老有所樂的價值導向。

无码中文字幕乱码一区_国产毛片和A片2020_亚洲久久精品爱爱免费